当前位置: > 新闻资讯 >

阅兵村里排头兵:我将以一流的动作走过天安门

发布者:采集侠
来源:网络整理 日期:2018-09-12 15:39 浏览()

“1-1”号大排头兵王成诚。

“1-1”号大排头兵王成诚。

  丁辉 第一方队第一兵

  毕喜华 潘栋 刘勇

  他叫丁辉,锡伯族,是一名普通的士官,却是受阅部队装备第一方队引导基准车驾驶员,被称为装备方队“第一兵”。

  丁辉曾参加过国庆50周年世纪大阅兵,当年也担任基准车驾驶员。这次经综合衡量,层层选拔和考核,最终再次被确定为第一台基准车的驾驶员。

  阅兵训练中,他先后革新制作了骑线镜、标齐镜、卡距镜、骑线检查板等6项训练辅助器材,被装备方队指挥部推广运用。自己也被装备方队指挥部评为“训练标兵”。

  丁辉有个习惯,他所驾驶的坦克从来不让别人碰一下,而且每天训练之前,他总要围着坦克转三圈才肯上车。训练中因高温和挤压容易造成隐藏在辅动轮后面的密封件漏油,转三圈其实就是检查装备的技况,是保证装备不抛锚的重要环节。

  由于训练标准高,要求严,已有的光学镜不能满足训练需求,第一方队的训练骑线、标齐、卡距需要一套电子成像系统进行保障,而从市场上引进的系统与某新型坦克不兼容,稳定性不好。为解决这一难题,丁辉带着士官程光磊等5名技术骨干,边训练边钻研,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,终于研发出了一套专用的成像系统装配方队,仅此一项就节约经费14万元。

  他所创新的“10秒倒计时调整训练法”将阅兵式到分列式装备调整的时间从原来的25秒减少到10秒,有效克服了训练过程中排面调整耗时长、拥挤等现象,并实现了秒米不差。

  作为第一车驾驶员,训练中他所做的每一个动作不仅影响着本方队的受阅状态,还直接影响着整个装备方队通过天安门的时间和与空中梯队的衔接。因受阅装备动用摩托小时有限,不能光靠消耗训练小时来达到标准,只有做到车上精练、车下苦练才能实现精准无误。为此,他带领驾驶员把小铁凳当成模拟驾驶椅进行训练,并用钢板和角铁制作了一个简易的“油门”,放在体重计上体验力度。在他的带领下,每天晚上驾驶员们躺在床上还用右脚大脚趾“抠”床架,体会加油时的力度和脚感,使其形成一个固化的加油模式。如今的丁辉一听到坦克发动机的转速,就能准确地判断出车速是不是达到规定;闻闻气味,就能分辨出泄漏的是传动油还是机油。这个第一兵着实不容易。

  牛风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

  李光印

  对已经在天安门广场当了一年多护旗兵的牛风来说,基准兵是个陌生的词。

  2007年9月22日,牛风第一次正式参加升旗仪式,感到特别激动,当时护卫队36人,4×8队形,他是护旗兵第一列右二路第一名。走队列、踢正步是他的老本行。但要作为基准兵带领整个方队走正步,牛风还是第一次。

  2009年5月8日,牛风被确定为整个方队的基准兵,他既激动又紧张。参加过阅兵的人都知道,阅兵分列式是“一人脚下不稳,方阵步子全乱”,这一人指的就是方队的基准兵。对整个方队来说,基准兵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失之毫厘就会牵动全方队。如果步速、步幅控制不稳,差一厘米、快慢一秒,整个方队就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。只有基准兵的动作丝毫不差,整个方队才可能“像一整块钢板一样”向前行进。

  牛风明白自己肩上担子的重量。要想找到感觉就得处处敢于吃苦,时刻严于律己。因此,他从军姿、稍息、停止间转法等每一个简单的动作入手,按规范严格标准,坚持做到不美观、不协调不罢休,不达标、不定型不进行下一个课目训练。在正步训练中,要求步幅、步速标准一致,踢腿的速度力度也要迅猛到位。3个多月下来,牛风的体重下降了13斤,皮鞋踢坏了5双。60周年国庆,全家人听说他入选了武警徒步方队都欢欣鼓舞。爸爸每次打电话给他都会问:“风儿啊,你在队伍里是啥位置?我们国庆那天在电视里能看到你吗?”这时,牛风总是嘿嘿一笑:“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  靳涵 90后排头兵

  陶爱兵 屈杨 文光

  在济南军区某型火炮方队乘员训练场上,有位个头很高的帅小伙儿站在整个队列的排头,两眼炯炯有神。这个兵叫靳涵,是个“90后”。

  在当初挑选人员的时候,形象、气质都不错的他却连正式阅兵人员也没选上,只当了一名预备队员。原因是,受阅人员不仅要具备军人的基本素质,还要一站4小时军姿不变,眼睛40秒不眨,长期的封闭式管理更是对心理、生理的极大考验。在这些方面,靳涵都有差距。

  刚开始,靳涵没有在自己训练基础差上找原因,反而打起了退堂鼓,仅仅一天时间,就给家里就打了3次电话,说自己想退出阅兵训练。靳涵思想的波动引起了班长史云龙的注意。本来就对年轻战士不放心的班长,对另外两位班长说:“你看他那样子,能让人放心吗?”

  后来,议论传到了靳涵耳朵里,极大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,他不服输的性格一下子被激发了。他发誓成不了正式阅兵人员,也要在预备队里干出个样儿来。

  其实预备队员的生活可一点也不轻松惬意。为了改掉站军姿“脖子歪”、经常乱动的毛病,靳涵找来大头针,别在衣领上,这样脖子稍微一动,就会扎得生疼。仅仅两个星期,他的脖子上就留下了58个针眼。为了改掉自己腿夹不紧的毛病,训练时他主动找来背包带把自己的双腿捆上,甚至晚上睡觉也不解开。为了纠正经常眨眼的毛病,他找来火柴棍撑着双眼皮,一个月的时间里,火柴棍折断了8根。

  无心插柳柳成荫。一心想当好预备队员的靳涵,没想到在第二次摸底考核中名列前茅,顺利地被调整到正式阅兵人员队列中。

  几个月下来,靳涵凭借着自己的不懈努力,成了方队排头兵里第一个“90后”。

  姜春雨 等着在电视上看我吧

  赵启洪 谭荣勇

  京郊阅兵场上,空降兵方队踏着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节奏走过来了。

  在一旁纠正提醒动作的总教练对笔者说:“一个方队能走得整齐划一,基准兵的动作很关键。”

  站在空降兵方队第一排面第一名的基准兵叫姜春雨。此时,他一张古铜色的脸庞,两眼直直地盯着前上方,紧握钢枪,上半身像雕像一般一动不动,踏着节拍,正步向前走。

  总教练告诉笔者,姜春雨是徒步方队最高的一个,身高192厘米。方队刚组建他就被告知,没得选择,个子这么高,只能站排头,训不好只有被淘汰,基准兵的动作必须达到步速和电子秒表一样准,步幅同卡尺一样精。

分享到